巴达克

温瑞安:

万念俱飞(温迷快讯,张长弓发文):温大哥受华西都市报之邀,要去四川啦。想当年读神州奇侠,开篇就是杜甫草堂,浣花溪畔,萧秋水一众兄弟为一首诗奔驰百里,一路上剑气长江、跃马乌江、两广豪杰,闯荡江湖,神州无敌会于峨眉金顶,热血男儿挥豪情的故事犹在眼前,而今作者真正首次入川,作为温大哥弟子,我申请随行左右,接受挑战与训练。草堂之名,青城之幽,峨眉之秀的名胜大川,更可见大哥与蜀中名士、隐者、奇人交汇的光芒。又是一场温派的大盛事,我极力愿望参与之。

--
赴本报之约 温瑞安首次入川
武侠迷注意了:解十二道温派武侠题,可与温大侠同行青城山
2015年08月11日



  
问道青城·温瑞安开设武侠文学奖系列报道
  我第一部评者称为“自传体”武侠小说长篇“神州奇侠”,故事起点就发生在四川成都、青城、峨眉、浣花溪等地。这是1972年至1980年作品,那时,我仍在马来西亚和台湾,不知怎的,可能因为莫测高深的缘分,我选了地灵水秀运通人杰的蜀中开笔,像是一场醉人初恋的末恋。
  如今我63岁,终于能亲访我仰慕羡艳的地方,希望并期待,我能够与您有一场不见不散的相见。
夜|寄|锦|书·温瑞安亲笔
我与蜀地,像是一场醉人初恋的末恋
  我已63岁。生平经历过不少事,包括在大马一夜间离别我情同手足的一百多位社友,在台湾因蒙冤而给长期囚禁并告之于将判死刑,在港因误信至交而至三间房产及藏书短时间内尽毁(但并未毁掉我对他们的信心和交谊),诸如此类,我作为写作人,都从未怀忧丧志,一蹶不振,照样自寻快活,吃苦当甜。甚至,我在台时期被告知“必判死刑或无期”的日子里,我照样想办法弄点书来读,弄支炭笔、厕纸或报纸,来书写我的武侠小说《大侠传奇》。
  可是,当我知道我这次真的能入川一行,心中竟然有些忐忑、有些腼腆,更有些战战兢兢。
  是的,竟然有点“近乡情更怯”的感觉。刚才我所提的《大侠传奇》,是一部书的后传。哪一部书呢?就是《神州奇侠》。《神州奇侠》大约开笔在1973年,那时我还在大马办天狼星诗社。“神州奇侠”是正传,分八部写,从第一部“剑气长江”,写到第八部“天下有雪”,1980年写完后(即从大马写到台湾),我就“消失”于台湾,“天下有雪”去了。
  很多作家都说,“神州奇侠”是“唯一部武侠作者的自传体小说”,是否“唯一”我不知道,“自传”我也不敢当,但这可能是最早一部以现代人心态甚至作者所遇上的人和事以及感受写入武侠的创作之一。而这“神州奇侠”第一、二部一开笔,地点就落在四川成都浣花溪,那时我还在大马一小乡村里,缺少资料参考,何况那时也没互联网,我就靠当时读完的报刊残篇强记缀合书写,当然觉得错舛百出,不够严谨。
  但我为啥要以四川开笔呢?为何要以成都出发呢?为什么要在浣花溪落脚呢?为什么还将情节延伸到青城、峨嵋,甚至那儿的云深不知处,高手辈出,名士风流,而且还发生了一段“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爱恨交缠?难道,我与这山灵水秀运通人杰之处,前世今生,有着极深的缘分?
  这几年,几度受邀,欲来蜀中,种种变故,均未成行。如今,因为华西都市报和青城之邀,我来了。
  我来了,向全中国最武侠玄幻、剑仙幽秘的地方:四川,膜拜仰慕而至。
  我们有缘当相见。写于8月10日凌晨三点
  谁是温瑞安?这在武侠迷看来,绝对是个笑话!遥记当年,温瑞安便与金庸、古龙、梁羽生并称香港新派武侠小说“四大名家”。而随着梁羽生、古龙辞世,金庸封笔,年已六十有三的温瑞安则成了独撑“武林”大局之人。
  对于蜀地,尤其成都,温瑞安渴念之情不绝报端。而今,在华西都市报的邀约之下,这位新派武侠名家即将踏上首次入川之行。此行,他不仅要携一家老小来膜拜久慕的青城、峨眉,还要与本报合作,设立“温瑞安武侠文学奖”!
  人生真是寂寞如雪?不,这一次温大侠会把刚刚溜走的夏天带回我们的身边,因为,历久弥新的武侠热,将随着18日他踏上蜀地那一刻起,重新在我们心中升腾。
  而他也是继2004年9月21日,“武侠泰斗”金庸做客华西都市报后,第二位做客本报的武侠名家。
拜问青城
神山梦乡得偿所愿
  在四川名山之中,青城山丹梯千级,曲径通幽,以幽洁取胜,与剑门之险、峨嵋之秀、夔门之雄齐名。此外,青城山为中国道教发源地之一,属道教名山。青城派的武术主要以剑术和太极闻名,青城派剑术被誉为全国四大剑派之一,很早就有了“南武当,北少林,峨眉宏佛法,探本上青城”的流传。
  温瑞安也早就公开表示过自己对入蜀的期待,“写蜀中,讲唐门,怎能不想赴川?青城、峨眉、九寨沟都是我幻想中的神山梦乡。”他表示,武侠虽然是虚构文学,但其古典内涵和传统也与诸多名山大川有诸多精神血脉联系,四川的青城山便是其中一例。此番入川,温大侠也将亲上青城,展开一场关于武侠文学的主题演讲。
  江湖夜雨十年灯,此次温大侠将与四川侠友、青城文化,擦出怎样的火花?值得期待。
奖掖后生
设“温瑞安武侠文学奖”
  温瑞安文坛勤耕,作品甚丰,哪怕近十五年来较以前少写了,但并没有停笔。也由于他的不少作品,未能续完,而被粉丝戏称为“坑王”。温瑞安对此解释说:“我觉得我是‘写王’多于‘坑王’,要说‘坑王’,我的小说写了四十年未续完还有人追看叫填坑,而且我出道较早,而且早年比较坎坷,是以外地渐渐进入中土来取经的,所以建立的读者侠友群也较早、较广。我自称为‘坑神’才是。”
  温瑞安也坦言,自己从没放弃武侠寻梦的坚持。而出于对武侠后生力量的期待,温瑞安也主动提出,与本报合作设立文学奖,以开启更多年轻后生力量的武侠梦。该奖项启动以后,将面向全球华人地区,在网上和网下同时开通投稿管道,征集原创武侠中短篇小说稿件,该奖项评委也将由温瑞安先生亲自领衔。
抢英雄帖
答题“闯关”见大侠
  读过温瑞安武侠作品的人都能感觉到,温瑞安的文笔很有诗意。虽然名噪于《四大名捕》,但除了武侠,温瑞安还负有诗名。温瑞安由此自称,“严格来说我不是个专一的武侠作家。”
  集侠客、诗人于一身的温瑞安,性情豪爽豁达,喜欢结交天下良朋,并把读者当知音好友看待。在他的博客文章中,可以看到他与读者团聚吃饭畅聊武侠的意气场面。如果你是名捕“真爱”,视武侠“本命”,还等什么,走,一起上青城,与温大侠相遇吧!
特/别/提/醒
  钟情武侠的朋友可通过华西都市报热线028—96111或华西都市报官方微博、微信报名,但要先解12道温派武侠题,坚持到最后,就有机会拿到与温大侠一起问道青城的英雄帖!时间:8月18日;地点:青城山;名额:50人!此外,华西都市报还有其他福利大派送哦!3位答题捕快将获邀参加8月17日“提问温大侠”见面会活动。10位答题捕快将有机会获得温瑞安亲笔签名的小说一本。
  废话少说,捕快们,赶紧进入温派武侠的世界吧!
一 /代/宗/师
梁古辞世,金庸封笔
温瑞安“独立”武林
  你可能不知道温瑞安,却一定听说过萧秋水、李沉舟和四川唐门,如果以上你都还感到陌生,那么“四大名捕”一定活在你的记忆里……
  温瑞安,这个人未必是武侠小说界笔法最牛的作家,而论及情怀,考究到天马行空的想象力,舍他其谁?先,让我们重温一下《神州奇侠》里权力帮帮主、天下第一高手李沉舟那铿锵的语录——“拳就是权,男人不可一日无权,我只相信我的拳!”、“三月灭宋,三年破金……我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我只是,把自己的决定知会你一声而已。”
  而李沉舟,仅仅是温瑞安笔下千百个性格鲜明的人物中的其中之一。
  60后、70后通过文字结识温瑞安,80后、90后通过影视剧结识温瑞安,00后甚至未来的武侠爱好者们,会通过网络游戏或者其他未知的方式,继续了解温瑞安……他,不仅影响了一代两代人,作为一个武侠大家,这是他毕生的荣誉。
  千古文人侠客梦。对中国人来说,武侠是成年人童话,侠肝义胆与山林隐居是无数人精神的理想之境。武侠大家也一直是很多人渴慕神交的“造梦师”。从1963年在马来西亚霹雳州美罗小山城,也就是温瑞安念小学三年班的时候,就以他班上同学的名分为他创作小说笔下人物,在该所中华小学里风行一时,人人每天争看几页他用铅笔写下的武侠故事,那就是后来“白衣方振眉故事”的雏形。1967年后升中华中学初一年班,继续发挥讲故事才华。1970年,16岁的少年温瑞安以”温凉玉”笔名在香港《武侠春秋》发表处女作《追杀》(“四大名捕”系列故事之一),自此走上武侠创作之路,并最终成为与金庸、古龙、梁羽生并称香港新派武侠小说“四大名家”,至今已经有45年。随着梁羽生、古龙辞世,金庸封笔,温瑞安成了“独撑大局”的武侠作家。
经/典/重/温
30年20多个影视版
“四大名捕”最具影响力
  在武侠文学界,温瑞安的“四大名捕”系列可以算是最受影视界青睐,自 1982 年以来多达20余个版本。在 2012 年电影版中,四大名捕里既有邓超这种奶油小生,吴秀波这样的性感大叔,还有个性大爷黄秋生,粉丝遍 布 各 个 年 龄 层 。2015 年,颜值成了影响收视的重要指标。随着新《少年四大名捕》的播出,再次掀起了一阵美男热潮,张翰、陈伟霆、杨洋、茅子俊领衔主演颜值真是爆表。